离婚房产分割

首页 > 房产事务 > 离婚房产分割 >

父母婚后为子女出资购房,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吗?

添加时间:2021-02-14 21:40 点击:

博法律师说

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即当事人结婚后,“以对当事人双方赠与为原则,对一方赠与为例外。

 

案情简介

曾某与李某系夫妻,生育一女李某1。2005年10月22日,李某就涉案房屋与出卖人华岳原林投资(北京)有限公司签订《北京市商品房预售合同》,房屋单价每平方米9257.54元,总金额1035641元,在该合同附件五付款方式及房款的约定处,约定买受人于签署《商品房买卖合同》当日,向出卖人支付房款1035641元。李某主张由其母亲吕某支付全款,赠与其一人,应为其个人财产。2016年5月11日,李某就涉案房屋补办房屋所有权证。2017年2月22日李某与张某签订《房屋买卖协议》及《房屋买卖补充协议》,2017年3月2日,涉案房屋由李某名下过户至张某名下。

法院认为

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部分出资的,该出资一般应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根据本案已查明的事实及当事人陈述,涉案房屋系李某与曾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李某虽主张全部购房款系其母亲所出,但并未提交充分证据予以证明,且亦未有证据证明吕某在购房时曾明确表示赠与李某一人,因此一审法院认定涉案房屋属于李某与曾某的夫妻共同财产并无不当。
根据本案已查明的事实
首先,李某在未经共有人曾某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将涉案房屋出售给张某,李某的行为构成无权处分。
其次,张某认可在购买涉案房屋房时知道李某有妻子,其虽主张查看过涉案房屋的权属证书,并就过户问题进行过询问,但其并未进一步征求曾某的意见,无法认定其在购买涉案房屋时已经尽到足够合理的审慎义务,具有一定过失。
最后,关于购房款的数额及支付情况,李某与张某约定的购房款低于当时的市场价格,且对于折抵房款的绿松石的相关鉴定证书的取得、绿松石的持有与交付等情况,张某、李某的陈述与在案其他证据亦存在矛盾,故现有证据尚不足以认定张某购买涉案房屋支付了合理对价。
综上,李某擅自处分涉案房屋构成无权处分,张某无充分证据证明其取得涉案房屋属于善意取得,因此曾某作为涉案房屋的共有权人有权追回涉案房屋。

 

婚后父母为双方购房出资,以对当事人双方赠与为原则,对一方赠与为例外

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即当事人结婚后,“以对当事人双方赠与为原则,对一方赠与为例外。”
该原则要解决的是对当事人双方在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后,一方或者双方父母为当事人双方购买房屋的出资应如何认定的问题。根据我国《婚姻法》确立的夫妻婚后所得共同制,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除个人特有财产和夫妻另有约定外,夫妻双方或者一方所得的财产,均归夫妻共同所有。可见,对夫妻共同所有财产的认定应当以婚姻关系存在为前提。
依本条款所述的条件,根据《婚姻法》第十七条第(四)项之规定,当事人在结婚后,通过继承、接受赠与所得的财产,除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也应属于夫妻共同所有。但从《婚姻法》第十七条第(四)项和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的立法精神看,即使是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通过继承或者赠与所得的财产,但如果遗嘱或赠与合同中确定只归夫或妻一方财产的,该继承或者赠与所得的财产也应为夫妻一方的财产,是夫妻特有财产。这是对夫妻婚后所得共同所有制的一种限制。
《婚姻法》作如此规定,就是为了尊重遗嘱人或赠与人的个人意愿,保护公民对其财产的自由处分权。如果遗嘱人或者赠与人在遗嘱或者赠与合同中明确表示该财产之遗赠或者赠与夫妻一方,另一方无权享有,那么该财产就属于夫妻一方的特有财产。这样规定的另一个意义在于,防止夫或妻一方滥用遗产或受赠的财产。
从现实社会生活中反映的情况看,也确实存在大量父母为子女购买房屋而出资时,因与儿媳或女婿关系不睦,其出资的真实意思表示只是对自己子女的赠与,而不愿意由自己的子女与儿媳或女婿共有的情况。因此,即使当事人双方结婚后,各方的父母为当事人双方购置房屋而出资,但如果父母明确表示该出资为对自己子女的个人赠与的,该出资不能认定为当事人双方共同所有的财产。

 

  联系人:王利华律师

   电话:13810358461

  传真:86-010-87777500

  邮箱:wanglihualawyer@163.com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9号北京国际饭店5层

版权所有 房产纠纷法律服务网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9号北京国际饭店5层 XML地图 京ICP备11034153号-2